生逐夏花

自成因果 莫怪他人

【鸣佐】逐日人(一)

非常值得推荐的一部同人,太太的文字直击人心,对我来说我认为的鸣人佐助大概就是文里这样吧,两个人都太温柔了,鸣人以朋友之名那份小心翼翼的爱,佐助用行动和时间来证明他的感情。两份纯粹的感情造就了一对天造地设的灵魂伴侣,太太真的太厉害了!

青铜:

WARNING:


1、  设定在原著很多很多年以后,然而四肢健全。


2、  现在进行时的感情线慢热如龟爬。


3、  存在二设。一切肉眼可见的bug和OOC都是愚蠢的作者的锅。


4、  有原创人物作为旁观者视角,原创人物不参与任何感情线。


5、  原作及人物均不属于我。


6、  鸣门是NARUTO的另一个翻译。


 


 灵感来源见篇末。


 


【一】


扬起的灰尘一阵躁动后慢慢浮开,窗格的影子斜斜印上白色布料,七代目火影的字样再次出现在阳光下。


“好久没有看到这件衣服了啊,火影大人。”


“这个称呼早已不属于我了,”成熟男性的手捏住袍子,中指上有微不可察的茧,“它也该继续压在箱子里才对。”


“别这么说,火影大人,”中年男人慌张摆手,“他们都叫您‘永恒的七代目’呢!”


“永恒的……”


面朝窗子的男人转过头,脸颊上阴影拉长又缩短,蔚蓝的双眼从不可知的远方移到近处,移到房间里的三个孩子身上。


“这些就是我的学生吗?”


“是的,您看,”中年男人把红发少年推到火影眼前,“这个是漩涡家的孩子哦!”


“漩涡……你叫什么?”


“我叫漩涡苍人!是、是下一代的火影!”年轻而明亮的眼睛充满期待地看着他。


“苍人!你在火影大人面前乱说什么!”


七代目微微翘起嘴角:“年轻人真有干劲啊。”


“这孩子真是……”中年男人尴尬地摸了摸苍人的脑袋。


“那么那一个呢?”火影指了指站在远处骨碌碌转着眼睛的男孩。


“啊,这个,和火影大人您长得很像吧?”


金色短发,海洋般的蓝眼,脸颊上六道胡须,龇牙咧嘴不可一世的样子,少年毫不畏惧地瞪着火影做鬼脸:“像什么啊,我可不是你亲戚!”


“你什么意思,鸣门!”苍人带着怒气指向对方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
“……鸣门?”七代目茫然地看向中年男人,虽然不理解苍人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,但是这个名字让他更在意。


“其实……这孩子是孤儿,在山里捡到的,送去福利院的时候大家都说长得像七代目,不,不是像,如果稍微大一些,简直就跟七代目的影分身一样……所以干脆取名叫作鸣门了。”


“我才不是谁的影分身!”少年下颌肌肉紧绷。


“别闹了,鸣门,这可是火影大人。”中年男人警告似地瞪了他一眼。


少年捏紧双拳,不再出声。七代目的视线扫上他不甘心的神色,两双相似的眼睛轰然对撞,眼里有风浪大作。


孤儿啊……从那时候到现在,村子里的人一点都没有变过。几百年来,阳光下何曾有过新鲜事?


“鸣门,你也想做火影吗?”七代目努力做出自认为最鼓舞人心的表情。


“不想。”


硬邦邦的回答刺向火影温和的问询,尖锐的箭矢投入无垠汪洋。火影抽抽嘴角,自己一片好心,这孩子一点都不领情。


“啊,啊!”中年男人怕鸣门再说出什么来,匆忙指着最后一个女孩转移火影的视线,“这是这一级最厉害的学生,虽然年纪小,在医疗方面已经展现了不可多得的天赋呢!”


“是吗,”火影顺台阶下,把视线转开,“你叫什么名字呢?”


“宇智波葵。”黑色长发的女孩冷静回应。


“……”


漩涡家的苍人,宇智波家的葵,还有……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鸣门。


火影大人来回扫视着这三个孩子,又看到身边紧张不安的中年人,无声地叹气。


他们的心思他怎么会不知道?自己是“那个七代目”,是活着的传奇,即便多年前就声明过要远离权力中心去做闲散人,也挡不住一波又一波的人来献殷勤。


自己刻意避世的时候都要费尽心思把他们拦在门外,现在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,谁会放过机会?早知如此,就不要松口答应带学生了。那个时候因为想到自己少年时和老师还有朋友们相处的时光,产生了不切实际的期盼和多年不曾有的一丝雀跃,竟然答应了他们的请求……火影大人心里的悔意一叠又一叠涌上来。


他当时期待的师生关系可不是这样的。带着刻意精挑细选的孩子,做着自己少年时期做过的事,仿佛一场表演给无数人看的真人秀,精致又做作地让大家恢复信心,从一蹶不振的状态复苏。


“……”


该说些什么好呢。


“现在的学生……”


秋日的阳光几句话功夫就黯淡下去,半开的两扇窗之间吹进寒风,他看到中年男子背后被汗水浸湿了一块。这个人身上不知背负了多少压力,也许还有威吓。


“……都很不错啊。”


对面的人明显放松了下来。


“火影大人满意就好。”


“那今天就这样吧,你们三个明天早上集合不要迟到哦。”七代目笑着叮嘱。不管大人的世界如何,孩子们是没有错的,他们只会一心期待火影的教导,这样以后说起来,就是火影大人的学生了啊。


不过……


七代目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,鸣门走在最后,他跨出门时回头望了一眼,发现火影在看他,愣了片刻,迅速做出防备的表情,对他龇牙,葵则头也不回地消失了。看上去除了苍人,另外两个都不会为成为火影的学生而高兴啊。


七代目摇摇头,自己好像越活越失败了。


他看着桌子上抖开的御神袍。对年轻人来说,七代目是古董一样的老头子吧?早该进坟墓,却被保养如新,长着年轻的脸的古董。


他要回去整理一下思绪了,和草木鸟兽打交道太久,突然和社会接轨,对他来说也有些难度。


红发的漩涡。医疗忍者宇智波。和七代目连脸上的胡须都一样,绝对不是单纯的巧合能解释的鸣门。


世界变化太快,火影也跟不上啊。


 


“所以,七代目大人表露出不悦了吗?”


“这倒没有。”


“嗯……”头发花白的老人沉吟片刻,和圆桌边围坐的人一一交换眼色,一只手不断敲击着桌面。


“还是把鸣门换掉吧?”年纪不小的妇人皱着眉头。


“同意,这样关键的时刻,他太不稳定了。”面色威严的男人说着,不满地望了一眼对面的人。


“可是,他真的很像七代目啊……不止是样貌,连性格都……”


“那又怎样呢?他还是个孤儿。”


“七代目当初也是个孤儿吧?”


“七代目可是四代火影的儿子!鸣门怎么能一样,何况,把连身世都不清楚的人留在七代目身边也太莽撞了。”


“谁有能力伤害七代目呢?”略微年轻的男人争辩道。


“在河里溺死的永远是善于游泳的人。”


“……话是这么说,你看着跟你年轻时候一样的孩子,难道不会有所触动?”


“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七代目了。就算再怎么相似,也不过是外表漂亮的赝品。”


“其实……”中年男人犹豫着开口。


桌子边的人都安静下来看向他,毕竟是这个人和那位大人直接交流的。


“我看七代目很喜欢鸣门的样子,看了他好几眼。”


屋里一时陷入沉默。


“那么让鸣门留下吧。”老人一锤定音,“一切以七代目的意志为准。其它两个孩子呢?”


“苍人是七代目有血缘关系的后裔,不会有什么问题。葵一直是个乖巧的女孩,在学校里是天才,还是当年和七代目同在第七班的宇智波家的后人。这都是当初反复商量过很久的人选,不会出错,这几个孩子也不会像其他学生一样因为紧张在七代目面前战战兢兢,话都说不出来。”


“希望一切尽如人愿吧……火影大人——我是说上一代火影——失踪后,木叶竟然没有能接任的人选,还要劳动七代目复位,这是我们的过失。”苍老的声音带着疲乏。


“您不要太过担忧,青黄不接的也不只木叶一家。”


“怎么能说这种话?你要把木叶同那些小村子相比吗?”形容威严的人怒瞪双眼,“我们这些高层管理不善的责任是无法推卸的,本就强敌环伺蠢蠢欲动的当下,上一代火影的失踪更是雪上加霜。”


“你……”


年轻人还要说话,老人抬手阻止了他。


“行了,现在局面够复杂的了,不要给自己人添乱。无论是和四影的会面还是追查上一代火影失踪,都需要七代目出面,国内不安的氛围也只有七代目能缓解。”


“他是活着的传奇,”妇人目露崇敬,“只有我们木叶有传说中的英雄存在,这是世间的唯一,其它国家怎么也比不上。”


老人浑浊的双眼突然不能视物一般垂下,盯着桌上自己老树皮似的手背:“我总觉得我们就像什么都做不好的孩子,明明已经长大,还在和同龄人的战争中败下阵来,回头厚着脸皮求助长辈。”


“七代目不会这样想的!他为守护木叶奋斗了一生,木叶是他心中最重要的家乡啊。”


“我知道的,长辈怎么会责怪孩子?他们只会挺身而出去帮助和奉献。但是,”老人的手缓缓垂落下来,躲到桌面之下,“长辈内心深处也会发出失望的叹息吧?”


 


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鸣门眼前。


“你在发什么呆?这样不好哦,敌人会趁虚而入的。”


鸣门回过神,七代目的脸正对着他,蓝眼睛里藏着笑意。


“吓我一跳啊老师!”这句老师喊得可真顺嘴,七代目心情更好了一些。


“老师你迟到了吧?”葵的声音冷冰冰地从身后传来。


“啊……这个……”话是怎么说的来着,“我来的时候扶老奶奶过马路了。”


“……”葵一脸怀疑地盯着他。


一定在疑心自己到底是不是火影吧?宇智波家的小姑娘。


“火影大人早上好!”苍人充满活力地举起手来,完全不介意自己等了这么久的样子。


“早上好苍人,今天又离火影近了一步。”


苍人不好意思地笑了,顺势悄悄扭头看了葵一眼。


“嗤。”鸣门的嗤笑从边上传来。


“不过不要叫我火影大人啊,这是谁教你的?”


“啥?”苍人不解地把头转回来,“参谋们说要这么叫。”


“跟鸣门一样叫我老师就行了,或者叫我——”七代目看着鸣门的脸顿了一下,“直接叫我鸣人也可以。”


“老师,快走吧,别浪费时间了。”葵一点也不在意地叫到。


“叫鸣人的话……好像叫自己一样。”鸣门扁着嘴。


鸣人直起身笑了,短短的金发在风中飘动。


他几百年来都是这个样子,木叶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,只有他站在当年卡卡西站过的地方,几乎要站成一块岩石。木叶的影岩早已不在,一代代火影被留存在影像资料里,在博物馆一遍又一遍播放,远比石头雕像生动鲜明。


而漩涡鸣人比石头还牢固——世人这么说。


 
tbc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灵感来源:百度百科【。


前几天看鸣人的百科页面,抬头表格里有很多名字,亲人,老师,阿修罗。那个时候我在想,朋友到底算什么呢?算不能出现在这样的场合的最重要的人。然后有了这篇文。


虽说灵感是这个,但是开脑洞之后变得有点不像样了,一个只想写黏糊糊谈恋爱的我,走上了看似要写剧情的不归之路。好惨啊。


 

评论

热度(739)

  1. 子羽青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留个档